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> 第二百零一章 师徒恋曝光

第二百零一章 师徒恋曝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宁因下巴一扬,道:“就是她,是青姿逼迫我这么做的!”
  
  全场哗然一片,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到依旧站在角落里的青姿身上,目光有打量,有惊讶,有忌惮还有恍然。
  
  “你放屁!”开口的不是别人,正是如今已经身为昆仑山尊主的时朗。
  
  他怒气冲冲地瞪着宁因骂道:“你这个恶心恶毒的女人,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陷害青姿,你简直该罪该万死!”
  
  宋长启也站了出来道:“大家不要相信这妖女的蛊惑之言,三年前我清风门的祸事就是因她而起,我亲耳从我那不成器的弟弟耳中听到的,若不是青姿与辞宗师两人途中返回,只怕我清风门已经不复存在。而且她炼制藏匿着的尸傀也是青姿发现并围困的,若她真如这宁因所言,又何必如此?”
  
  宁因轻笑一声,此刻面上也没有了被砸的狼狈至极的难堪,反而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。“宋宗主说到了这里,那我就继续说吧,你们知道七千尸傀,自然也知道紫霞禅寺里的一万生魂了吧。”
  
  说完她目光诡异地扫遍全场,阴恻恻地笑道:“你们可知道那一万生魂是用来做什么的吗?”
  
  “他们鬼族有一个秘密阵法,名唤万星定元大阵,可能你们从来没有听过。这阵法是用万人生魂布置而成,其作用就是用来寻找鬼族流落在外的后嗣的,血统越是纯净,阵法的威力越是强悍。只要体内拥有鬼族血统,在阵法中便可以激发出她全身的鬼气。”
  
  “啊?这是真的吗?”
  
  “万星定元大阵,有这样的阵法吗?”
  
  “鬼族的阵法,我们不知道也不足为奇,不过我倒是相信这宁因的话了。”
  
  有人看向说话的那人,好奇地问他:“兄台这是知道些什么?”
  
  “她说的那个阵法我在紫霞禅寺见过,虽然当时我不认得那是什么,但是里面的生魂我还是看得出来的,只是被人毁得有些严重。”那人说话间目光晶亮,没想到他看到的是闻所未闻的阵法,此刻说出来给别人听,实在是爽歪歪。
  
  有人却不太相信,“你说的是真的假的?”
  
  “嘿,你还不信,当时刻不止我一个人看见,看到的人多了去了。特别是悬壶洞的人,去了近乎大半呢。”
  
  “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”时朗又蹦起来反驳了一声。
  
  “没关系,当时有很多人都看到了,不认识阵法,但总认得那些生魂吧。”宁因回答的不急不缓。
  
  下方立马就有人回应了,多半都是悬壶洞那边的人,还有一些距离悬壶洞不远的其余宗门的弟子们。
  
  “我们看到了,确有其事。”
  
  “对,这句话她并没有欺骗大家。”
  
  “那她说这阵法的意图是什么呢?”突然有人疑惑地问出声。
  
  “问得好!”宁因接口。
  
  “当时你们大家只看到了被毁去一半的阵法,却不知道,那个进入了阵法中的人其实就是青姿,而那个阵法也不出意外的激发出来了她体内的鬼气,她就是鬼族鬼帝遗落在人间的后嗣!”
  
  “呵,你说是就是,你是长了一张大海口吗?凭你在这里污蔑,谁看到了?”时朗又跳了出来,旁边的长老拉都拉不住,一个个气得额头青筋直跳,纷纷捂面,很想告诉大家这不是他们昆仑山的尊主。
  
  宁因也冷笑着看着他道:“怎么,你们昆仑山这是想要包庇吗?”
  
  时朗还想开口,一个长相喜感的胖胖长老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哭诉:“尊主,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
  
  “我不开口随她污蔑?”时朗生气。
  
  “您就先听听别人怎么说吧,您现在是尊主啊,我们山门的颜面就靠你支撑了,您若是再说话,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台上!”
  
  胖胖长老一脸决绝,还无比纠结地看着他。
  
  见他真要作势去以头抢地,时朗不悦甩袖,只能作罢。
  
  霍凤行倒是开口了,他直接问出了所有人最想问的问题:“空口无凭,只怕大家都不会相信,不知你的证据在哪里?”
  
  有人附和:“是啊,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并未看到青姿,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?”
  
  “那就要问问她这三年都去了哪里了。”宁因看向青姿。
  
  青姿扯了扯嘴角,终于站了出来,她道:“我以为我在哪里你是最清楚的人。”
  
  “当初被激发出体内鬼气的时候,那滋味不好受吧?”宁因讽刺地看着青姿。
  
  前世她被鬼气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情景她一直没有忘记。
  
  青姿则一脸懵地看着宁因道:“鬼气?你是在说我么?”
  
  宁因咬牙,“你在这里装什么蒜?!”
  
  青姿就淡淡看着她,挑了挑眉,并不答话。
  
  宁因道:“当时就是你进入了万星定元大阵启动了阵法,被激发了鬼气,这一点你赖不掉!”
  
  “我何时进过万星定元大阵,我自己怎么不知道?”青姿的语气很淡,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,仿佛被牵扯进这件事情的人不是她。
  
  “你别想狡辩,当时不仅我在场,就连师尊也在那里,你被激发出鬼气的事情他也看到了!”宁因说着将希翼地目光看向辞月华,方才她见到两人分开了,现在只要辞月华一句话,就能直接将青姿钉在耻辱柱上。
  
  “你叫谁师尊呢?那是我和时朗的师尊,你早就被他逐出了师门,这声‘师尊’你不配叫出口。”青姿凉凉地开口。
  
  宁因仿佛受到了刺激,大喊大叫:“你胡说,被逐出师门的应该是你才对,才不是我!我是师尊的弟子,我一辈子都是师尊的弟子!”
  
  说完她看向辞月华,眸中的希翼更甚:“师尊,您快说啊,青姿就是鬼帝后嗣对不对?您亲眼看到的,她身上被激发出了鬼气。”
  
  辞月华淡淡嗓音终于响了起来,没有丝毫波澜的开口:“我不是你的师尊,以后我不希望你嘴里再喊出这个词。你在污蔑旁人的时候不先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么?你一个浑身散发着掩盖不去的鬼气的人却说别人是鬼帝后嗣,你不觉得很可笑么?”
  
  宁因有片刻呆滞,她忙解释:“不,不是的,这些鬼气不是我的,我是被人陷害的!还有,青姿身上的鬼气当时您明明在场看到了,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