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剑当扬 > 第145章 闭关修炼

第145章 闭关修炼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若要扩张,必须使用蚕食的方法,一点一滴不能动作太大,否则很多势力若是联手,我们可能会被群殴至死”。
      陆乙早就想好了方法,长时间保持不动,等那些人淡忘,然后不动则已,一动就快速灭一个势力,周而复始,慢慢蚕食。
      “好嘛,反正你点子多,刚好换到些紫灵石,我们都闭关消耗一下”。
      最终七人确定了战略,都回到了据点的修炼场,各自分了一块区域开始修炼。
      。。。。
      “陆大哥,你很久没有指点过我了,最近怎么连话都不跟我说”。
      陆乙好不容易静下来,想起以前有陆逊贴身指点,自己也习惯了,可自从他有了同伴后,就很少再询问陆逊,陆逊也不多话,任由他成长。
      “陆小子你终于有机会静下来,是该回想一下,这段时间以来,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”。
      陆逊话说一半,搞得陆乙不痛不痒,挠了挠头,原地想了很久,也不知道陆逊的话是什么意思,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
      “我没什么问题啊大哥”。
      “哼,臭小子,你变得暴躁,狠厉,唯我,还不自知,你当初握剑的心已经死了”。
      “我说大哥,在这秩序城本就是胜者为王,生死各安天命,我哪里做错了”。
      陆乙不明白,陆逊为何会突然如此严厉的呵斥于他。
      “你当初握剑,是为了走更长的路,现在握剑,是为了灵石,地盘,你早就变成了当初,你自己最讨厌的样子”。
      “不夺灵石如何突破,你这功法本就是无底洞,不心狠手辣,如何立足,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也清楚”。
      “狡辩,那我问你,到了现在你挑了不少地盘,自己可有提高”。
      陆逊这句话,当即让陆乙愣住了。
      “你因为有了朋友出手,自己早已经越来越懒惰,尤其是那罪剑冢,让你深陷其中还不自知”。
      “陆大哥,我没有依靠过这天赋神通啊”。
      “住嘴,你朋友学了,然后你依靠他们来战斗还不知,这罪剑冢早就在无形中,帮你度过了太多难关,而很显然,如果此刻你没了它,怕是先天顶峰随时能杀你”。
      陆逊恨铁不成钢,第一次痛骂陆乙。
      陆乙刚想说就算没了罪剑冢,他依然可以横扫各大势力,但转念一想,这些兄弟帮他,难道不是另一个罪剑冢吗?
      “大哥,我,我”。
      “我什么我,你现在靠外力,靠朋友,这一路到了秩序城,别看一直在战斗,实则你根本没有提高,因为有人帮你,所以你变得越来越后退”。
      “我,我知道错了,大哥”。
      陆乙思绪迷茫,被陆逊一语惊醒,心里充满后怕,这老天给他罪剑冢,他嘴上说不学,但他让朋友学了,甚至利用这罪剑冢帮他说服倾城,保下了他的性命。
      就在前不久,还使用这罪剑冢与陈年三人逃脱了追杀,这一切的一切,思来想去,令他一身冷汗。
      “天赋神通,天要使你灭亡,先要让你疯狂。我一颗炽热心,差点被你在无形中泯灭”。
      陆乙唏嘘抬头,没有眼的人,却在仰望天空。
      “破晓出来”,陆乙看天挥手,一柄剑凭空出现,剑出现瞬间,陆乙心沉谷底,浑身瘫软的坐在了地。
      这一刻他发现,破晓已不再像曾经一样,炽热且温暖,就好像一柄普通的剑停在那里,没有生机。
      “我的剑死了吗,不,破晓,敕”。
      陆乙不甘心,一指破晓出剑,剑懒洋洋的飞过,半路却掉落在地。
  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才经历战斗没多久,明明可以的,给我起来”。
      破晓抖动了几下,却没有再飞起。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。
      冷寂悲凉的笑,唤不动死了的剑,陆乙就这样傻傻的笑着,笑着。
      “你该帮他振作”。
      黄昏剑灵沉寂很久,也终于在意识里开口。让陆逊帮他。
      “自己的剑自己扬,他说的,这种事我们帮不了他,能做的就是看着”。
      陆逊没有出声帮忙,剑灵在此时也沉默了。
      灰蒙蒙的天,沉静的修炼场,还有傻傻的笑,这一切好像都始于沉静,归于尘埃。
      “我瞎了,用神识可以看到所有,却看不到颜色,我的世界一片灰白,你那炽热的光芒没了,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,本命的剑啊,你死了,为何我还活着”。
      陆乙从开始傻傻的笑,变成了现在自言自语,如此,连续多天过去,他好像在跟剑聊天,又好像在跟自己说话。
      “我记得拿剑时,只想斩灭一切魑魅魍魉,贪嗔痴狂,可如今,一路行来我虽然做到了,可如今再想,我斩除了一切艰难,却斩不断自己的贪嗔痴狂”。
      “炽热之心已死,你离我远去不再炽热,或许是对的吧”。
      陆乙沉默起身,慢慢走到破晓面前,将它缓缓拾起,第一次用心感受了破晓,他的本命剑。
      “哈哈哈”。
      这一刻他开怀大笑。
      “原来你又变成了竹剑模样,这不是你最初的样子吗,哦不,这是我陆乙最初的样子才对”。
      陆乙握着竹剑,往戒指里拿出一坛灵酒,开始豪饮起来。
      饮了两口,他左手握酒坛,右手持竹剑,开始原地挥剑舞了起来。
      回忆在衡山上最初的自己,剑法生涩,挥手踏步老是被莫问呵斥,他终于会心一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