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剑当扬 > 第250章 起风了

第250章 起风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破晓的光缓缓上升,突兀的一道凉风,不时轻拂而来,吹起了他的发丝。
  看着天空的陆乙,眼眶却变得有些湿润。
  “晴儿我想你,要是你在就好了,你还没有陪我过一次生日就离我而去,我一个人好累”。
  陆乙想着无情对千千的爱,至死不渝,无谓生命,这让自己想起了晴天,他们夫妻也一样,一样的为爱奋不顾身。
  晴天以死让郭晋重伤,换得陆乙一线生机,两人最终阴阳两界,生死相隔,还好知道晴天拥有旱魃血脉,即使到了地狱魂魄也都还在,否则陆乙真不知道能不能一路撑过来。
  可惜那个叫千千女子,却没那么幸运,她神魂俱灭,与无情永远不能再见了。
  “无情前辈,我们对不起你”。
  看着天,陆乙不知何故,今夕多了很多感慨,回忆涌上心头,他湿润的眼眶几滴眼泪终忍住落了下来。
  “老陈,你这烂赌鬼,我想你了兄弟”。
  “师尊,徒儿也想你了”。
  陆乙泪眼看天,那些生命中经过的人,不自觉的一个个出现在脑海,回想自己一路走来,如果没有他们相伴,或许自己早就死了。
  陈年至死眉头都没皱一下,临了还帮陆乙杀了无夜。
  莫问也一样,最后的时光坦然赴死,没有一丝抱怨,而这一切都是陆乙失算造成的。
  “唉,匆匆几十年过去了,父亲母亲,你们在那仙界还好吗?儿不孝,至今还没有能力去救你们”。
  陆乙轻擦眼泪,拿出了一本古旧的黄历,上面泛红的封面有些斑驳老旧,这是他在东厂时带走的皇家物件。
  翻了翻黄历,看陆逊还在思索摆脱无情的方法,陆乙没有打扰,而是自己拿出了一本人界带来的日记本和笔,写了起来。
  永乐历,庚子年,辛巳月,闰乙亥日,人界历六月一日,儿童节,我的生日,这是父母不在以后,我第一次与大哥过生日。
  不过大哥似乎不太在意这个仪式,其实人若老,也都不太在意这个仪式了,毕竟每过一次生日,就离死又近一天。
  如果老人还喜欢过生日,那只能证明做儿女的不常伴左右,老人希望有个仪式,让他们能回家相聚一堂,陪一陪自己,顺便看一看儿女,哪怕只有一晚也好。
  写完后,陆乙想起了亡故的老友陈年,还有师尊莫问,爱人晴天,突然不知为何,他又提起笔,想写点什么记录下刻骨铭心的回忆。
  也不知跟我一起来的兄弟是否安好,回头一望,我陆乙已修真四十多年,具体时间忘记了,如果时光重来,让我还能选择一次就好了。
  我还是想回到大学,做个世间平淡无奇的大学生,毕业了就去找份稳定工作,让父母安心。
  或许还能找个媳妇,生个娃,平淡一生,点滴幸福足已,这样或许晴儿还在,师尊还在,我兄弟陈年也还在。
  可惜啊,回不去的青春,无法再复活的兄弟和师尊,等直到失去后,才知后悔莫及。
  陆乙越想越伤感,往戒指里拿出一壶灵酒,朝着口中猛灌。
  “若还能从重来,我不做李白,我只想把青春还给她,把命也还给她”。
  陆乙自言自语,炽烈的灵酒下肚,他情不自禁的拿出竹剑,开始原地挥动。
  左手一口酒,右手三挥剑,每次出剑都用尽全力,似乎想让自己很累,也想让自己快点醉,这样的话,或许能忘掉那些痛苦回忆,过个醉生梦死的生日。
  随着剑越挥越快,额头汗水挥洒如雨,每一剑上挑,横斩,突刺,都能带动秀发上的汗水淋漓,可惜越累,回忆越是涌上心头,喝的酒越多,那些人和那些事,历历在目,如就在昨日一般。
  “一路走走停停,尽头你在哪里”。
  酒后乱了性,陆乙剑出凝实,每一剑实实在在,少了曾经的飘逸,多一些沧桑过后的踏实。
  一剑几十载,从前那个少年,舞着剑,流着泪,喝着酒,回忆着伤,就这样在原地重复,重复,仿佛忘记了时间。
  而陆逊思索良久后,直到午时才终于睁开眼睛,刚要说话,却闻到一股酒香飘远,剑声萧瑟,抬眼看去,他眼神放光,没有马上打断陆乙,而是看着他舞剑。
  陆乙每一剑,此刻仿佛都有幻觉一般出现在陆逊眼里,剑光从稚嫩到锋芒,再到狠厉,最后沧桑,更像是剑的故事。
  而故事里,陆乙那些不甘,悔恨,无奈的情绪,直接影响到了陆逊的心情,让他置身于故事之中,无法自拔。
  思绪跟随着陆乙回到了衡山,那天上的灭圣神雷落在陆乙父亲身上之际,他逆剑向天斩,想斩断那神雷,救下自己的父母。
  接着来到了蜀山之上,他挥剑对战炽辛,力挽狂澜,想救回兄弟和师尊,让他们不至于身死当下。
  在布拉格广场,他护晴天于前,再战郭晋,想永远守护爱人在身边。
  太多的回忆和遗憾,尽付剑中,说的是故事,斩得是一生的遗憾。
  “白日梦道,吾想挽回所有遗憾,却不知一切遗憾都是吾之宿命,吾不信命,却活在命中沉沦,吾想逆命而行,结局却是逆了这场命,还有另外一场宿命”。
  陆逊哀哀叹息,睁眼第一刻,陆乙就给了他一个惊喜,他所舞之剑,能将人带入故事里,感受剑客的七情六欲,喜怒哀乐,从而影响对方情绪和判断。
  他喜得是,这种剑已入道,想弥补一切遗憾,挽回所有发生过的事,此道堪称白日梦道,剑出如大梦一场,能将人引入自己的完美梦境,任由宰割。
  “可惜了你这傻小子,此道虽强,却不该是你的道,所谓白日梦终是一场空,你的喜你的悲,在自己看来痛彻心扉,可在别人看来却是微不足道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模一样的经历,没有经历就没有共鸣,也就影响不了别人的情绪”。
  陆逊自顾自的说着,边说还边摇头。
  陆乙听完后,突然撇嘴笑道:“能赐我梦境,同样能赐我很快就清醒,我的梦里不是我的故事,而是你的,或者所有人的”。
  话音落,陆逊眼前一切再变,一个病殃殃的老人,躺在卧榻之上,嘴角泛白,看起来已是垂暮之年,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  “报,启禀大都督,魏国兵临城下,我吴国大势已去,即将破城”。
  咳咳咳!
  听完士兵禀报,那老人颤抖的做起身子,连咳几声,嘴角里已咳出鲜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